諾貝爾生醫獎得主帕博 首證實尼安德塔男性與現代女性曾有性行為
  • A-
  • A
  • A+

記者黃仲丘/台北報導

諾貝爾生醫獎得主今(3)日出爐,由瑞典進化遺傳學權威帕博(Svante Pääbo)獲得(圖/翻攝自諾貝爾推特)

▲諾貝爾生醫獎得主今(3)日出爐,由瑞典進化遺傳學權威帕博(Svante Pääbo)獲得(圖/翻攝自諾貝爾推特)

諾貝爾生醫獎得主今(3)日出爐,由瑞典進化遺傳學權威帕博(Svante Pääbo)獲得,以表彰「在已滅絕的人類基因組和人類進化方面的發現」;國立陽明交通大學生命科學系暨基因體科學研究所兼任教授周成功表示,帕博成功萃取了尼安德塔人的DNA,帕博也發現,尼安德塔人的不同基因對感染新冠後的影響有好有壞。但若有部分基因片段的感染者,染疫後更容易發生重症。50%的南亞人和約16%的歐洲人都帶有這些基因片段。

瑞典進化遺傳學權威帕博(Svante Pääbo)因在已滅絕的人類基因組和人類進化方面的發現」獲得了2022年諾貝爾生醫獎。國立陽明交通大學生命科學系暨基因體科學研究所兼任教授周成功表示,1997年國際上曾針對尼安德塔人的粒線體與現代人的粒線體基因定序,當時由於現代人類與尼安德塔人的基因序列排列完全不同,認為現代人沒有和尼安德塔人沒有過性行為,但帕博針對古人類DNA萃取純化,證實現代人有些非常獨特的基因訊息來自尼安德塔人。

過去研究現代人粒線體基因看不到尼安德塔人的基因,後續研究則認為遺傳後的子女的粒線體基因都來自媽媽,因此推測尼安德塔人初次與人類有性行為,是由尼安德塔人的男性與人類女性發生關係,目前認為歐美與亞洲人身上約有0.1~0.5%的尼安德塔人相同基因序列。

在疾病方面,帕博於2020年的一篇針對3199名感染COVID-19的住院患者和對照組組成的研究也發現,帶有尼安德塔人特定的基因片段,染疫後更容易發生重症。50%的南亞人和約16%的歐洲人在3號染色體上都帶有這些基因片段。

但周成功表示,2021年也有其他學者,針對2000多位實驗組與對照組進行染疫後的比較,結果發現染疫嚴重者在12號染色體也少掉一些尼安德塔人的基因資訊,代表一些尼安德塔人的基因有重症的保護作用,一些則會較容易造成重症。

此外,帕博的研究也發現全新的史前人種,「丹尼索瓦人」,也將其作基因定序,發現該人種的基因與人類70萬年以前分道揚鑣,但仍有重要遺傳資訊會儲存在現代人基因內,亞洲人則帶有較多基因。

生命科學系暨基因體科學研究所副教授可文亞表示,亞洲人與歐洲人身上目前了解約有2~4%的尼安德塔人基因。中央研究院院士李文雄表示,帕博開闢了古遺傳學領域,建立了一套採集DNA的標準流程。

周成功認為,台灣有十幾萬人的生物資料庫與健保資料庫的資訊,藉由這項研究可以找到非常有用的線索,可以找到帶有那些相關基因,將來可能較容易發生哪些疾病。但目前帕博證實感染後疾病情況與嚴重度,屬於統計學上的相關,生物學上的相關性則仍待證實。

對於這次諾貝爾獎頒給古遺傳學家,是代表可做為未來醫學發展精準醫療基礎嗎?可文亞認為,這應該是強調基礎科學重要性,可能有些同儕會認為這次諾貝爾生醫獎居然頒給一個做演化、古生物的。但他發表不是只有發表一兩篇或一個技術而已,是一部部堆砌起來的知識。可文亞也認為「我們不要這麼浮躁,要靜下心來問一些很基礎的問題,不要什麼都想到應用。台灣學術氣氛,不重視基礎科學的努力」。

精彩影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