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新任國衛院長司徒惠康透露 DNA疫苗下一步要生產這款mRNA疫苗
  • A-
  • A
  • A+

記者黃仲丘/台北報導

圖左起現任國衛院長司徒惠康、前國衛院院長梁賡義(圖/國衛院提供)

▲圖左起現任國衛院長司徒惠康、前國衛院院長梁賡義(圖/國衛院提供)

專長為免疫學 、自體免疫疾病、基因操控、醫學教育的司徒惠康,已於(5)日正式就職第七任國衛院院長;司徒惠康接受《三立新聞網》訪問時也透露,疫苗產業的建置是國衛院將來的研發主軸,國內於疫情期間在新冠DNA疫苗的研發雖然已經晚了,但也首次從無到有走完了DNA疫苗的毒藥理、化學安全性、動物試驗等過程,近期也將進入第一階段人體臨床試驗,盼將來若再有新興傳染病時能立即派上用場。另也將研發mRNA技術的流感疫苗。

畢業於國防醫學院醫學系,1997年取得美國史丹福大學免疫學博士學位。專長為免疫學 、自體免疫疾病、基因操控、醫學教育的司徒惠康,已於12月5日正式接任國衛院院長。

司徒惠康接受《三立新聞網》電話專訪時表示,國衛院在過去3年,幫助業界成立了「技術支援平台」,提供很多業者包括A型流感、B型流感、與4種新冠病毒病原體體做快篩驗證。2年前也曾協助媒合醫院與業者新鮮的新冠確診者咽喉檢體,對許多業者的快篩靈敏度、準確度、特異性做出了貢獻。

司徒惠康表示,國衛院擁有符合PIC/S GMP西藥藥品良製造規範的生物製劑廠,國內的卡介苗、抗蛇毒血清也都是由國衛院所自行製造。在疫情期間,國衛院也協助當時有意研發新冠疫苗的高端、聯亞、國光,提供一些小量的疫苗製備,在上游協助生產,讓業者不用為此停掉手邊的生產線。

司徒惠康表示,其實國衛院在疫情期間也一度與AZ討論在台設廠,但最後因為對方認為國內產能不夠,最後選擇在泰國設廠。有鑑於疫情期間,包括AZ疫苗的腺病毒載體疫苗;輝瑞BNT、莫德納的mRNA疫苗;國內的高端疫苗、Novavax蛋白疫苗等技術百花齊放;國衛院很早就將疫苗研發的重心放在DNA疫苗。

司徒惠康表示,疫情期間為大家所周知的mRNA,是從DNA再轉錄的產物,但mRNA的狀態不穩定,目前包括BNT與莫德納疫苗都需要極低溫冷藏;而DNA則沒有這項問題,製造成本較低,甚至可以在4℃常溫就能保存很長一段時間,目前印度有一款新冠DNA疫苗有拿到緊急使用授權EUA,美國也有一項產品進入3期臨床但尚未看到結果出爐,國內的新冠DNA疫苗也即將將收數十位受試者,進入一期臨床試驗階段。

司徒惠康坦言,在新冠疫苗的研發上,國內已趕不上國外,但現階段的任務為厚植國內的疫苗產業鏈;DNA疫苗在過去也從未進行過大規模的接種,國衛院在疫情期間,首次將DNA疫苗的毒藥理分析、化學安全性測試、動物試驗等流程走完。也連帶帶動了藥品查驗中心、食藥署等審查單位有了初次審查DNA疫苗的經驗,將來若再有新興傳染病時能立即啟動研發最新的DNA疫苗。

司徒惠康表示,其實國衛院已具有製備mRNA疫苗的技術,已能完成如莫德納疫苗的仿製;但由於新冠mRNA疫苗涉及200~300項專利技術,讓國內在短時間難以突破技術門檻自行研發新的mRNA新冠疫苗;但流感疫苗則不涉及專利,另也將研發mRNA技術的流感疫苗。

司徒惠康說,國衛院從上游的DNA、mRNA疫苗的設計到中游的動物試驗、毒藥理測試都可以自行完成;已經是一個逐漸完整的生態系,盼將來能協調整合各資源扶植國內產業發展。

 

 

 

 

 

 

 

精彩影音
TOP